资本家为了牟取更大的利润也不得不给予工人子

  (2)合理的社会生产关系给人的全面发展创造条件,使人的全面发展成为现实。

  由此看来,教育目的与教育方式还是有所不同的:前者着重回答“培养什么样的人”的问题,后者除了回答“培养什么样的人”的问题,还要回答“怎样培养人”的问题。

  毫无疑问,教育目的是整个教育工作的核心,是教育活动的出发点和归宿,也是确定课程与教学目标、选择教育内容与方法、评价教育效果的根本根据。

  教育目的是一种与社会理想相联系的教育理想,它自然要受社会理想制约。一个国家、一个教育家在确定教育目的时,除了要考虑生产力和政治制度的需要及年轻一代的身心发展规律外,还必须以其政治观点、政治理想来指导。不同的主义就有不同的教育目的。社会主义教育目的是以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全面发展学说作为其理论基础的。

  虽然教育不是实现一切人的全面发展的根本途径,但是在解决了人的全面发展的社会条件的前提下,教育是一条重要的途径。个人的全面发展必须依靠学校教育打好基础。因此社会主义教育应以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为目的。

  马克思和恩格斯从以上两个方面科学地论证了大工业生产从客观上提出了人的全面发展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这个教育目的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思想,它明确规定了中国教育目的的社会主义性质和方向,指出了培养社会主义建设人才的基本要求。

  另一方面,随着大工业生产的发展,自然科学和工艺学也迅速发展,从而为劳动者通晓整个生产系统的基本原理和基本技能创造了条件。同时,随着大工业生产的发展,劳动生产率也迅速提高,使劳动者可以缩短劳动时间,有充分的闲暇去学习文化科学技术知识和从事体育、文艺、交际等各种活动,全面地发展自己的智力和体力。

  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不仅深刻论述了人的全面发展只有在消灭剥削制度以后才有可能,而且提出了未来社会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途径和方法。早在《宣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就指出“把教育同物质生产结合起来”。接着他们在考察资本主义工厂制度时,从欧文在工厂给工人办学校的实践中,发现了未来教育的萌芽。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未来教育对所有已满一定年龄的儿童来说,就是生产劳动同智育和体育相结合,它不仅是提高社会生产的一种方法,而且是造就全面发展的人的惟一方法。”

  各级各类学校,无论是培养劳动后备力量,还是培养各种专门人才,都需要使他们在德、智、体、美等方面得到全面发展。德、智、体、美之间是互相依存、互相联系的。每一个方面都有它自己特有的任务,在实践中不能突出某一个方面,而忽略其他方面。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在消灭了剥削制度以后,当社会成为全部生产资料的主人,随着生产力的高度发展,社会财富的极大丰富,劳动时间进一步缩短,人们从事教育、科学、文化活动的时间增加,社会将逐步消除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差别,使全体社会成员完全摆脱由旧式分工所造成的职业局限性和片面发展,在精神上摆脱一切剥削阶级意识的束缚。那时,社会必将通过教育培养出全面发展的新人。

  中国社会主义的教育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规定教育目的,是“国家培养青年、少年、儿童在品德、智力、体质等方面全面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

  马克思主义认为,的实践是一个历史发展的过程。人的全面发展是在整个运动的实践过程中逐步实现的。

  我国社会主义的教育目的是建立在充分的科学基础之上的。社会主义的先驱者马克思、恩格斯全面研究了社会发展和人类自身发展的规律,建立了人的全面发展学说,论述了人的全面发展及其条件,为我国社会主义教育目的的提出提供了理论基础。

  马克思、恩格斯在考察人的发展时,也很重视人的精神和道德意识的发展。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在批判资本主义摧残人的发展时,除了分析由于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分离和对立所造成的人的智力、体力的片面发展以外,同时还揭露了资本主义制度下所造成的人的精神空虚和道德堕落,认为在消灭了剥削制度之后,人们还必须摆脱一切剥削阶级意识的束缚,使意识普遍地产生,才能达到人的个性自由与解放。因此,人的全面发展,还包括道德、志趣和意向的发展。

  一般来讲,教育目的是指国家或社会对教育所要造就的人的质量规格所作的总体规定与要求。具体来讲,教育目的是指教育活动所要达到预期结果,是人们对受教育者达成状态的期望,即人们期望受教育者通过教育在身心诸方面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或者产生怎样的结果。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马克思恩格斯指出,人的片面发展和分工齐头并进。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这样说,“由于劳动被分成几部分,人自己也随着被分成几部分,为着训练某种单一的活动,其他一切肉体的和精神的能力都成了牺牲品。”农民被土地所束缚,单纯从事农业劳动,其他的能力,都被牺牲了。手工业者为某种手艺所束缚,同样也牺牲了他的其他方面的能力的发展。

  人类个性多方面的发展是人类自身发展的要求,但是它在阶级社会中由于旧式分工而长期受到障碍,旧式分工造成了人的片面发展。一方面是广大劳动人民只从事体力劳动,而没有文化,在政治、法律、科学、艺术等智力活动方面得不到发展;另一方面是少数剥削阶级分子垄断了政治、文化活动,但是一点也不从事体力劳动。从人的身心发展来说,这两种人都是有缺陷的、片面的。

  根据马克思、恩格斯的论述,全面发展的人,也就是智力和体力获得充分的自由发展的人,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相结合的人。这种人将摆脱旧的分工的奴役,能够“把不同社会职能当作相互交替的方式”,“根据社会的需要或他们自己的爱好,轮流地从一个生产部门转到另一个生产部门”。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大工业生产提出的使人获得全面发展的要求,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并不能成为现实。因为大工业的资本主义形式,再生产了旧的分工。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继续对工人进行奴役。他们为了获取更大的利润,不仅加强了对劳动者的剥削程度,而且扩大了对劳动者的剥削范围,使用女工、童工,造成大量失业工人,从而廉价雇用工人。工人为了谋生,被迫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变成了机器的附属品,继续畸形发展。所以,尽管大工业生产提出了人的全面发展的要求,资本家为了牟取更大的利润也不得不给予工人子女以一定的入学受教育权利,但资本主义剥削制度却使工人无法摆脱片面发展的困境。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不仅工人的智力体力得不到全面发展,资产阶级也受到资本和利润的奴役,受资产阶级偏见的束缚,受他们所从事的职业的局限,其智力体力的发展也是片面的。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要解决大工业生产要求人的全面发展而资本主义制度却限制人的全面发展的矛盾,只有通过无产阶级革命,建立社会。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一方面,现代工业的技术基础是革命的,由于新的科学技术在生产上的应用,带来了机器设备的不断更新,生产工艺不断改革,使一些行业迅速消失了,另一些行业又迅速产生了,造成了大批工人从一个生产部门转到另一个生产部门。所以,马克思说:“大工业的本性决定了劳动的变换、职能的更动和工人的全面流动性。”这样,现代生产就要求“用那种把不同社会职能当作相互交替的活动方式的全面发展的个人来代替只是承担一种社会局部职能的局部个人”,即代替片面发展的人。

  它是教育政策的总概括,其内容包括教育指导思想、培养人才的总体规格,以及实现教育目的的基本途径等。

  分工是人类社会的一大进步。由于分工而造成的人的片面发展是必然的。但是,大工业生产的不断发展,特别是日益进步的现代化生产,把人的全面发展当作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提了出来。

  阐明了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必要条件,得到的发展机会就不同,没有抽象的离开任何社会关系、任何社会实践的“人的发展”。”这就是说,在社会关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在其现实性上,发展的结果也会随着不同,科学地分析了人的发展与社会物质生活条件的关系,从根本上说,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论证了大工业生产的发展必然要求人的全面发展,在这个基础上指出未来社会必将通过教育培养出全面发展的崭新的人。马克思、恩格斯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人们在社会生产、生活中,马克思、恩格斯首先指出,历史地考察了由于社会分工产生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离和对立,造成人的体力和智力片面发展的过程,决定于人们生活在其中的社会物质生活条件。人的发展,“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

  这种片面的畸形的发展,在资本主义手工工场里达到最严重的程度。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工场手工业把工人变成畸形物,它压抑工人全面的生产志趣和才能,人为地培植工人片面的技巧。”在资本主义手工工场里,由于工人整天从事某道工序的局部操作,严重地摧残了工人的智力和体力的全面发展。

  人的全面发展是大工业生产的客观要求,同时大工业生产也为人的全面发展提供了可能性。

  教育目的不同于教育方针。教育方针是国家根据政治、经济的要求,为实现教育目的所规定的有关教育工作的总体要求。